艾草艾草Sean的草

爱好杂广,情商失踪,重度兄弟控。cp:HP-GGAD,MCU-贾尼,Xmen-ASSC不逆不拆,但并不介意谈谈其他组hhhhhhh

Havshee段子】Exchange Lovers 11-17完结(交换恋人

【couple:Alex/Sean,Hank/Raven。斜线仍然没啥意义。

【梗概也是预警:两口别扭的AS糖和一个粗暴的结尾×

【预警2:部分设定来源于CLJ主演的一部电影:病毒抗体





eleven

Alex小心翼翼地推开自己房间的门。

灯没开,只能靠着走廊里的光分辨出一些轮廓。Sean趴在自己的床上,背对着门口,默不作声像是睡着了。

Alex钻进门缝,蹑手蹑脚地脱掉长跑训练后汗湿的衬衫,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柜上靠近对方床榻的一侧,再把那儿的半杯橙汁拿走。

尽管他的动作很轻,床上对声音敏感的那人还是动了动,随后迷迷糊糊地翻过身,像特大号蚕一样蠕动几下。

“累死了。”似乎在说梦话。“跑了一天。”

Alex专注地分辨Sean模糊的声音,后者突然睁大眼睛看他:“你能分清我是谁吗?”狡黠地笑了,然后又突然歪过头沉沉地睡去。

我当然能。Alex揉揉男友的卷发。

总归是有些什么不一样的。那些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却发现的。





twelve

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似乎要穿透耳膜,随着隐隐的头痛,视野开始变得模糊……

Alex坐起来,脑中的嗡嗡声逐渐减弱,变成了吸管吸橙汁的声音。

“早上好,”Sean坐在自己床上,端着已经见底的果汁,头发还是乱蓬蓬的,“做噩梦了?”

Alex摇头,“早上好。”他向门口望去,意料之中地看见了Hank的半张脸。后者可怜兮兮地扒着门框。



“不是叫你跟着Raven吗?”有气无力。

“跟丢了。”理直气壮。

“那你就来找我?”

“你跟他睡一间屋,应该比我盯得紧吧?”

“……启动方案B。”





thirteen

走廊。

“Seeeeean——!”一句充满爱意的深情呼唤。

“靠,我能听见!”两声充满暴力的冷漠回应。

“失败。”Hank的评价。

为什么Sean对我如此冷淡?Alex的心声。



训练场。

“Sean带着Raven上雷达了!”

“Sean带着Raven试飞了!”

“靠,Sean带着Raven进更衣室了!”

“……Hank你冷静一点。”



卫生间。

“俩人都进去了……Raven还有什么没干过?”



休息室。

“Sean不爱吃草莓味。”正确的分析。

“为了掩饰,Raven一定会逼着他吃。”似乎很有道理的反驳。

Alex惊呆了。





fourteen

“Charles……”

“不行,Hank。”

“教授……”

“别这么叫我,Alex。”

“你们俩自己去想想哪儿得罪人家了,都扒在我办公室门口干什么!”

“我们想过……”

“……但没想到。”

校长室窗户突然打开,门口扒着的两人被无形的力量丢出了窗外,倒挂在一棵树上。

“方案C也失败了。”习惯脑充血的Hank说。

“是啊——哇啊——”Alex说到一半,就被一条黑黄相间的身影带走了。

Hank也惊呆了。





fifteen

“解释一下。”Raven左手橙汁,右手三明治,两肘之间放着一盒甜甜圈。

“你不觉得他俩待在一起的画面很怪异?没有感觉不对劲?”Sean面前空空如也——他的早餐被Raven吃着。

“没感觉,”Raven两口消灭了三明治,“你们同性恋真复杂。我得采取点特殊措施。”





sixteen

“Sean,你要来点冰镇橙汁吗?”

“不要。”

“Sean,Charles找你。”

“接着编。”

“……Sean,你想去海洋馆吗?”

“不去!”

“我又不会吃了你!你能不能让我进去?”

Alex被关在了自己宿舍外边。



“我知道你不会。”Sean闷闷的声音也充满无奈。“但是Raven就在楼上,你喊得那么大声,她肯定全听见了。一旦被她知道我背叛了革命,我就完了。”

“你先让我进去啊!我们可以一起对付她。”

“她和Hank。”Sean纠正。“他们有无数种方法折磨我们,但是咱俩只能炸学院,还要欠Charles可怕的人情来搞维修。”

“……这样吧,你悄悄地开门,让我进去。”





seventeen

Raven面带灿烂的假笑,坐在他的床上,悠闲地晃荡着双腿,目光却一动不动地锁定在他身上。

Sean紧张地扮了个没人能看见的鬼脸,对门外回应道:“橙汁放下,你可以走了。”

“呃,那好吧,你别喝太多。”

Raven拦住蠢蠢欲动的Sean,仔细听了听门外的动静,等到Sean抱怨冰块化掉才放行。

“等等。”Sean刚站起身就被Raven拽回去了。鳞片翻动,她变成Sean的样子,打开门往走廊里张望了一圈。真正的Sean从她身边挤出来,扑向地板上那杯杯壁上结着细小水珠的冰镇橙汁。

正当Sean吸进一大口橙汁、露出幸福而满足的表情时,一道疾速的身影突然从楼梯口蹿出来,直奔Sean,抱住他就亲上去了。

周围的空气凝固了,在场除了Alex之外的所有人都失去了行动和语言的能力。



“味道不错。”Alex松开Sean后轻声道。Sean的脸更红了。

“Holly shit。”Raven听见了那句耳语,以恶狠狠的语气为本文画上一个不完美的句号。

【END】

bibi:Sean爱喝橙汁的设定纯属我个人恶趣味,来源是《病毒抗体》中的希德小哥,他家冰箱里只有三明治和橙汁。
如果有人看到我上一条博的话,很抱歉我失约了,不解释多余的话。明天或后天尽量更新,交换篇完结,不止5个段子。我终于摸了个像样的大纲出来。

嘿嘿嘿你万万想不到这是一句废话

中考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弧弧弧弧弧,目测7月前无更。7月1,我对我的水果刀起誓更Havshee那篇,更完删这条lo。
lof这儿的两篇保证不弃因为我有大纲哈哈哈哈哈哈×
仍然期待各位大人的建议_(:зゝ∠)_小的不胜感激

【X-men无cp短篇-万家相关】Return(又名:听万磁王讲那过去的事情

↑其实有完全不明显的couple:EC,夜天使/天使夜。
↑Nina小天使主角。万家全是小天使(除了万万是老天使×
↑ooc是我的,小天使们是校长的。

Return————

楔子

有一天早晨,Peter对Kurt开了一个玩笑。
这个玩笑本身,除了有些吓人外,并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在于Kurt还没睡醒。
于是Kurt飞快地把Peter扔在一个他自己都忘了是哪儿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回来了。然后他醒了过来。
“怎么了?”他茫然地对另两个比他更茫然的男孩说。
Scott和Warren一齐摇头。
“你还记得你刚才去了哪儿吗?”
Kurt也摇头。

校长先生有个不乱脑人的好习惯。所以直到三个头发乱得像Hank的实验室一样的男孩急匆匆地推开他办公室的们,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后来三个人面面相觑,讲话的逻辑乱得像Erik的废铁艺术品,校长先生才无奈地脑了他们。
脑到Kurt睡醒前的记忆时,校长只感觉眼前一花,啥也没看见。
“……”
温和地劝走三个孩子,并向Kurt保证他会找回Peter后,校长揉了揉眼睛。
“Erik,出来吧,你儿子丢了。”
“?!”从暑假作业后面钻出来的万磁王先生也茫然了。

联系上Peter的时候,校长看到一片蓝汪汪的海。
“我在太平洋里的某个岛上。“Peter苦闷地无声说道。
校长看了一眼旁边一边把银行卡往世界地图上挂一边碎碎念的万磁王先生。
“……Erik,你儿子在太平洋上。”
噼里啪啦,银行卡连同万磁王先生的慈父心碎片撒了一地。

“夏威夷!Charles!”万磁王先生脑袋上飘着一圈银行卡,对校长先生露出灿烂的笑容。
校长先生的茶洒了。

自打Peter收到汇款,校长就脑不到他了。

正文

夕阳下,QuickSilver拖着沉重的身躯一步步向学院走来。一整天慢节奏的交通工具让他十分疲惫。
万磁王先生在窗户上贴了一天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谢天谢地,微笑。校长及时制止他打破玻璃把儿子吸进来。
“让他好好休息吧。“校长把万磁王从窗户上抠下来。
“他让我想起Nina。”Erik突然说。
“……如果你愿意……?”Charles试探着问。
Erik点点头。正襟危坐,开始讲故事:
“那时她只有4岁……”

小女孩迈着短短的腿在丛林里奔跑,棉鞋踩在落叶上,使后者发出噼啪的碎裂声。她脖子上显得过于厚重的围巾随着她的步伐而上下飞舞。她很喜欢这条围巾,但也略有点嫌弃它。爸爸也许就是个织围巾织得很糟糕的职业。

女孩家住的山林为她指示着时节的变化,山林中的生灵则额外给她指引。初秋时松鼠开始收集过冬的食物,她可以跟随它们,找到最饱满的松塔里的松仁,然后带回家给妈妈做出各种美味的食物——这点比爸爸好得多,他只会用松仁煮粥,在餐桌上一边努力不皱起眉头,一边信誓旦旦地说他煮粥很好喝云云。

女孩卖力地奔跑,以便能跟上她那些擅长在树枝间跳跃的朋友。松鼠们从不排斥女孩的加入。尽管她与它们在食物问题上处于竞争关系,它们仍对她十分友好。有时女孩也会用自己的帽子帮助它们运输坚果。这种合作关系往往带给双方极大的便利,除了某些时候——

女孩突然觉得脚下一空,只来得及“哇”了一声,就连同足以掩盖一道沟壑的落叶一起顺着陡坡向山下滑去。

她的松鼠同伴停下脚步,探头探脑往下张望了一阵后,悄悄地溜走了。


她的呼吸道里充满了落叶和泥土的潮湿气息。身体被叶片包裹,仿佛落入一个柔软的漩涡,像爸爸从城里的商场里买回的崭新棉布,又或者妈妈熬制的加了大块巧克力的奶油。
待这漩涡平息,女孩发现自己处于森林中一片陌生的溪谷中。一边的陡坡上还有落叶流水般哗哗滑下,另一边的峭壁上嵌有粗壮的古树,纵横交错的枯木枝干遮蔽在头顶上,营造出黄昏的错觉。

女孩看了看近乎垂直的峭壁,咬咬牙向另一边的陡坡奋力冲去。她成功地蹿上去两三米。
片刻之后,一个小小的身影不甘地趴在落叶层里缓缓下滑。

往日安静的山谷中回荡着这样的声音:
“哇啊啊啊——”
摔倒在软绵绵的落叶上一点都不疼,但她气不过啊——明明再有两三米就能爬上去了!
这时候如果有爸爸在就好了。
爸爸是最高的人,每天回家时额头都差点撞上门框。爸爸总爱骗她骑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向门框冲去,吓得她把头深深地埋在他颈侧,闭紧双眼扯开喉咙,等听到爸爸的笑声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是完完整整的;摸摸额头,也没有想象中磕碰出的大包。

女孩终于开始想念她的爸爸,还有妈妈,还有她的家和她家的房子。
她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哭声惊起树上停歇的鸟雀,它们纷纷展翅,在枝桠间翔集,羽翼带起清风,一点点吹干了女孩脸上的泪水。

女孩抽噎着环顾四周,沿山势向上,是丛生的灌木;向下,是广袤的平原。细细的溪水顺势向下流淌,欢快的低吟仿佛在引导着她。但她的家在山腰上,她要沿原路返回,绝不能迷路。
她低下头,小心地把卷进围巾里的叶片和松针拣出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用围巾擦了擦鼻涕。

从第一抹暗色染上东边天空起,妈妈就正式开始担心她的女儿了——非正式的担心是从午睡后女儿踏出家门消失在她视野中的时候开始的——天色晚了,孩子应该回家了。这是再正当不过的理由。
但是女孩没有回来,庭院里没有她清脆的笑声,壁炉上没有一条几乎被拆成毛线团的围巾,餐桌上也没有一小堆松子、树枝和枯萎的野花。

“……我回家后,就看见她踩着凳子在取柜顶上的猎枪。我问她要干什么,Nina在哪儿?

“……然后她拿着猎枪,跟我一起出门了。我们钻进树林里找,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吧,她突然喊我,指着远处。

“一片绿色的荧光。Charles。那是一大片萤火虫沿着溪流聚集,照亮了水面。在那之前我从未见过那么多萤火虫——天知道它们从哪儿来的,那时明明已经是初秋了。

“我们沿着溪流向下走,过了几分钟就碰上了正在往上走的Nina……”

他露出一个别扭的微笑。

“Nina除了有些害怕,什么事儿都没有。但我还是请了假在家陪她。我去了溪边。那儿的草丛里全都是死去的萤火虫,冻死的。”

“那时我就应该意识到的……”Erik看了看Charles,“算了,不谈这个。”

“孩子们总会回家的,Erik。”Charles微笑着说。
你也是。

【END】


假的彩蛋:
“回去睡觉。”
扒在门口的三个男孩听到了校长先生冷漠的声音。
夜行者立马抓着天使长就瞬移了。镭射眼只觉身下一空,Duang地一声掉在了地板上。
#千万别吓着夜行者#

【千万别考究!我忘了Nina妈妈叫啥,也不知道松鼠的生活习性奶油里能不能混巧克力万万王他家住在哪儿,但我负责任地讲萤火虫在夏季活跃所以求不考究,我就想看Nina小天使耍能力帅一把……_(:зゝ∠)_
【感谢阅读,鞠躬】

Havshee段子】Exchange Lovers 6-10(交换恋人

【couple:Alex/Sean,Hank/Raven。斜线没啥意义。

【梗概:Raven和Sean的搞事大业得到官方支持×

【预警:愈演愈烈的流水账文风是我的,可爱帅气的Sean是漫威的(虽然我真的希望他是我的×



six



Sean Cassidy摇摇晃晃地趴在挡雨的窗檐上,看着他的傻男友向一边跑去。他可以趁这个时间从窗户钻回走廊里,但是走廊里有——

Hank!

完了。Sean可以预见到自己趴在屋檐上不肯走,而Alex站在梯子上,像消防队员拯救被困树上的家猫一样把自己扛下去的画面。Hank就像邻居太太一样一边傻笑一边奔走相告……不不,Alex和消防队员简直是宿敌,这个比喻糟糕极了。



就在Sean听到Hank的喘息声来到窗边时,他感觉到天使的翅膀拍打在他背上——是蓝色的Raven倒挂在正上方的窗口上,友好地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Sean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他从未觉得她的蓝色如此美丽过。在Raven的大力帮助下,Sean利用腰部挂在了二楼的窗口上。Raven抓着他的胳膊用力往屋子里面拉,Sean的小短腿在窗外拼命地蹬,终于在Alex察觉前把Sean扯了进来——姿势不太优美罢了。

Sean呈跳水状摔在地板上,由于惯性滚了两圈后躺平开来,只觉眼冒金星。

Raven发出一声轻叹。

“你真沉。”

【TBC】





seven

Sean感觉到自己脸上被糊了一块东西,说不上名字的香味随之扑面而来。他听见Raven说:“拿去擦汗,不用还了。”

“我宁可用袖口擦。”Sean嫌弃地拎起那块淡蓝色的小方巾,从地上爬起来。

“不不,我们得让Hank分不出来。你应该带点香味。”Raven说着,变成了对方的样子。

Sean挑眉,默念自己又帅了。

“但是Hank对你的装扮技巧非常赞许,也许我应该更像我自己?”

“来不及了,他们上来了。”

方巾被糊回Sean脸上,他听见Raven用他的音色说道。

“他们?还有Alex?”

“是啊,怎么了?”Raven收回头来。

“完了。Alex能认出我。”Sean惊恐地说道。“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而你没有。”

Raven耸耸肩:“那有什么关系。况且就算我装作刚刚剧烈运动完,Hank也能识破。”

“我是说,Alex已经认出我了!”

“啥?”

【TBC】



eight

“有点出息行不?”Raven徒手攀附在二楼窗口边作装饰的石刻上,压低声音对下方扒在窗檐上的Sean说。

“我怕!下面连棵灌木都没有!”Sean颤抖的声音传来。

“三米而已。为了我们坚不可摧的联盟,作出点贡献吧。”Raven趁对方不注意,伸腿给了他一脚。

“哇靠!”

出乎意料,Sean在滚下去的瞬间抓住了窗檐。他连同窗檐,在空中危险地摇晃着。

“放手吧Sean Cassidy!你现在离地只有一米了。被Hank他们追上就完了!”

Sean看上去犹豫了一会儿,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一建议。终于,他重拾了教训男友的信心与动力,紧闭双眼,放开了手。

那一刻时间仿佛被拉长,他感到自己在引力作用下以无限慢的速度下落、下落,几乎静止在了空中……直到他抬头向上看,看到Raven目瞪口呆的表情,他才发现自己真的静止了。

【TBC】

nine

“这儿根本就没人。”Alex终于忍不住抱怨道。自己前脚刚被装难搞的小男友蹬了,后脚就被不靠谱的猪队友拎着跑上跑下,现在傻站在某扇门前看着猪队友表情丰富地敲门,实在是郁结于心难以言喻。



“你懂啥,这是Raven房间。”Hank扭过头来努力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然而自带煞气的Alex只是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去你的,Alex。让开,我要采用暴力手段了。”

“需要帮忙吗?”

“你走。”



Hank摘下眼镜放进上衣口袋,双脚与肩同宽站直,做了两个深呼吸,然后在Alex看智障的眼神中大喝一声,左脚前跨一步,右脚蓄力踢出。只听哐当一声,门上带了个大脚印,缓缓开启了。

Hank戴好眼镜,露出一个胜利者自信的微笑,然而马上,他笑不出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

二人被脑内的怒吼震得抱头蹲下,还没来得及哀嚎就通过Raven卧室的窗户看见外面飞过两只不明物体,于是连滚带爬凑到窗前。

只见Sean以一种平行于地面的侧飞姿势,背对着他们渐行渐远;Raven则一手吊着Sean肩膀一手捂着他的嘴,蹬着腿随着Sean渐行渐远。



“啊,”Hank念起一首自创的诗,“即使在这种时候,Raven都能记得捂住Sean的嘴。”

【TBC】

ten

“我们的原计划是这样的:兵分两路,混淆视听,然后在餐厅汇合。”Raven无畏地盯着她的哥哥——她的眼神是那样的专注,以至于坐在她哥哥身边的Erik连一点余光都没感觉到——然后把薯片从Sean手中抢走。

“呃,大概就像她说的那样。”失去了薯片的Sean就像失去了跟踪目标的雷达,茫然地将目光投向四周、轻盈地略过Erik、对读心者无辜地眨眨眼睛,最终落回自己放在膝上揉衣角的手上。

“我们只是想让他们吃点应得的苦头。”

“没错。”

“各种意义上来讲这只是一场和善的沟通。”

“正是如此。”

“不管怎么说我们……”

“你们干定了。”Charles十指交叉搁在桌面上,严肃的目光扫过对面他的妹妹和他的学生。

“那你……”

“说真的,”Charles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我有什么理由阻止你们呢?”

Erik忽然感到一阵寒意,他看了看刚才为了进行远距离运输而打开的校长室窗户,挥挥手把它关上了。

【TBC】



看到这里的小天使辛苦你们了,感谢!

我开始思考人生和码字的意义何在。我似乎废话了5个段子都没写梗。我可能需要另一个疗程,有推荐吗?
吃死你才好_(:зゝ∠)_
本来想翻翻刺客信条治愈下,结果又看到葡萄干布丁,Shit,怎么满世界都是狼3
占tag抱歉(没诚意

为什么金刚狼3没有3D??

同学帮我团购了电影票,取票后我注意到电影票上写着

金刚狼3:殊死一战(2D)

我赶紧问同学是不是买错了,为啥不是3D?她说她也不知道。后来我看到海报,原来只有2D和IMAX

可能只有我们这儿是没有3D吧,但我觉得吧,这至少能防止3D眼镜被糊湿。

Havshee段子】Exchange Lovers 1-5(交换恋人

【couple:Alex/Sean,Hank/Raven。斜线没啥意义。
【梗概:Raven有天(又)想搞事,她充分利用了自己的能力及与队友Sean的合作。终于,Sean的小男友觉醒了×
【预警:ooc是我的,人物是漫威的。废话是我的,可爱帅气的Sean是漫威的(虽然我真的希望他是我的×
相信我这个蠢题目是我能想到最好的。


Exchange Lovers
one

Alex发现他男朋友不对劲,比如半夜起床盯着地平线不知道在想啥,比如偶遇几位身姿窈窕的女士时没吹口哨,比如飞行训练时没把他拎起来挂在树上,也没挂Hank!
于是他决定下到实验室找Hank谈谈。出乎他意料的是,Sean也在那儿!
“你有没有觉得,Sean最近很古怪?”Alex把Hank拖到一筐试管后,按着对方的双肩。Sean坐在显微镜旁边好奇地观望他们。
“随便哪个亲戚的,你完了。”Hank用安慰绝症病人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拨开他的手,摘下眼镜扔进试管筐,挫败地把脸埋进手心里:
“他俩从上周就开始这么干了,我一直没法确定问我要奶油罐的到底是谁——Raven还是Sean?”
“什么?”
“该死的,不是说你。他们两个现在看上去一模一样!该死,你这一周都干什么去了?”
“我……”
“这么讲,Raven,变成了,Sean,的样子,你明白吗?他俩肯定是商量好的!我第二天才发现管我要奶油的是Raven!她在我实验室里留了字条。”
Alex感觉脑海中一片混沌,许多白色的小星星从视野边缘迸出。他晕晕乎乎地接过Hank从白大褂口袋里掏出的一小块纸。

“Hi Hank,
It's DELICIOUS! Thanks!
Sweet and Soft, Raven,XD.”


two

“这个是……?”Alex和Hank并肩而立,背对着坐在远处的Sean。Alex地向后扭了扭头。“我觉得像Sean。”
“如果Raven想扮得像点,她也会这么干。”回答者的语气带点喜滋滋的骄傲,结果被不轻不重地捶了一拳。
“你们俩讨论出结果了吗?”Sean托腮盯着两人。
“哦!还没有!”Alex吓得一抖,尴尬地回头回话。然后凑回Hank耳边说:“我开始认为这是Raven了。”
Hank赞许地点点头,又挨了一拳。
Sean表情微妙地看着俩人咬耳朵。不过并没有人注意到。


three

实验室陷入了安静的泥沼,实验室里的三人无意识地下沉——也许只有两人。
Sean仍饶有兴致地盯着两个僵硬的背影。
突然,Hank像个吟咏诗人似的开口了:“啊!”
于是另外两人认真地把目光投向他。
他紧张地咽下一口唾液:“我应该去检查那些刚刚分层的血液样本了。”接着把忽然变得僵硬的双手插进上衣口袋,抬脚就要离开。
“嘿等等,你的眼镜。”Alex在试管堆里翻找,但那个玻璃制品一时很难被分辨出来。
“什么?哇哦——!”
Hank应声绊倒在地。
Alex翻了个白眼,习惯性地望向Sean。
他看到Sean在望向自己,唇瓣微张似乎要吐出一句能恰到好处地激怒Beast的话。
Alex把Hank的眼镜扔在了一边。

大约打碎两支试管后,Hank终于拿到了他的眼镜,整个世界随着小小的镜片将光线折射变得清晰起来。
“你们两个也不说——”
清晰可见,实验室里只剩他一个人。
“——帮我一把……”


four

Sean走出门来,转向Alex,刚刚想好的话还没出口就被一个急躁的吻堵了回去。Alex用宽大的手掌按住Sean双肩,一边继续那个颇具侵略性的吻,一边把对方轻轻推至走廊的墙壁边。Sean从唇舌缠绵中惊觉时,已经被牢牢地摁在了墙面上。

“等等——”Sean试图从Alex的压制中钻出来。他暗骂这不合常理的身高差,怀疑Alex踮着脚尖,然后发现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顺从地微曲膝盖。

于是Alex放开了Sean,转而以包含深情与委屈的目光使对方再次忘记要说的话。但这一招显然对Sean——卖萌老手,撒娇惯犯——不起任何作用。Sean立刻远离墙壁,双手插进裤兜里,对Alex说:“所以,你直到刚刚才发现?”

啊哦。

Alex愣了一下,辩解道:“我早就发现了不对劲,只是刚有机会……”
但Sean瞧出了端倪。
“我的Alex,”他轻轻地向Alex靠近,“在一整周的时间里,你有几十个和你被调了包的男朋友共处一室的机会,但是你明显鲜有察觉,嗯?”灰蓝色的眼睛盯着Alex,眼角带有笑意。
他一定踮了脚,Alex想,现在自己仅存的一点身高优势也没有了。他想问个“包括宿舍?”这样的问题来缓解紧张的气氛,但Sean的嘴唇距离自己的太近了——也许只有两毫米,他担心那样做会产生一些易引起误解的肢体接触——
去他的担心吧。这时的Sean和三秒钟后的Alex都是这么想的。所以Sean轻轻吻上了Alex的嘴角,接着在后者清醒前、不到三秒内快乐地蹦跳着离开了地下层。

Alex Summers失掉了一次与一个可以百分百确定是自己男友的人温存调情的机会,接下来他就会明白这机会有多么该死的难得。


five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Hank的话——
“随便哪个亲戚的,你完了。”

Alex在那个突如其来的吻结束了三秒后清醒了,跟着Sean冲上楼梯。
Sean就站在上端的楼梯口。这让已经做好跑一个马拉松的准备的Alex一时手足无措。Sean的笑容那么狡黠,以致于他的恋人都犹豫不定。
“加入游戏吧,Alex。”他笑嘻嘻地说,然后灵活地翻出走廊里一扇敞开的窗子。
Alex紧跟着翻出。窗外是一块没有什么掩体的宽阔草坪,他冲到房屋转角处,但并没有看到人影。

“没有吗?”Hank的脑袋从窗口探出来。
Alex摊手,往回走。
Hank的五官先是拧成一团,接着立刻舒展开来,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跟上来,Alex!上楼!”
【TBC】

哇居然有人看完了!谢谢小天使!比心心!

伪科学。一些(我一直好奇的)变种问题。欢迎提出宝贵意见或建议XD 纯属娱乐,预知真相如何,请自行百度。谢谢!

看背景色识时间线——鹅黄(P1、2)为第一战,灰白(P3-5)为天启。

一不小心(?)我站了队琴

【夜天使/天使夜】Cloudy (甜饼?)

文题没啥关系……掺杂了我对我的泡面的浓郁怨念……注意cp雷

cp:夜天使/天使夜,队琴/琴队

ooc注意,迷之文风。



这是个阴天,天空上压着厚厚的乌云,在比乌云低一点——低好多的空中,飞着一只Warren。这只Warren围着一条十分扎眼的姜黄色的羊绒围巾,怀里还抱着一堆东西。镜头拉近,那是一堆桶装泡面。



在这个一如既往的、见鬼的冷的寒假,愤怒的Jean和李千欢切断了男孩们的三餐来源(“如果不想吃食堂的‘难吃的食物’就自己想办法去吧!”),因为除了乐意向姑娘们学习烹饪的Kurt以外,所有男孩都有边吃人家做的饭边评头论足的坏习惯。



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一个小时里,Peter表示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因为他有另一个未经允许就乱翻人家冰箱并旋风扫净里面食物的坏习惯。



于是接下来的四个小时里,Peter头顶一摞白瓷碗——李千欢同学友情提供的带粉色花纹的那种——捧着一个白色纸板,上面有他亲笔写的黑色大字:“我再也不偷吃Jean的水果面和李千欢的猪肉馅饼了”,目光呆滞地在楼梯口站了一上午,直到Charles兴冲冲地坐着轮椅飞(在Erik的协助下)下楼梯拍照留念后和Jean进行了脑内沟通,Peter才随着寝室里的姑娘们肆意的大笑接管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并匆忙接住头顶掉落的碗。



言归正传——身经百作无所不作的男孩子们,包括Scott Summers、Warren Worthington和无所适从地捧着碗的Peter Maximoff,没饭吃了。



得知男友惨境的Kurt第一时间送来了自己亲手烤制的蛋糕并把Peter扔去几百公里开外的某个地点。和Kurt同一个宿舍的Scott则拿他那份小蛋糕贿赂了李千欢,(“反正这点也不够吃。”Scott耸耸肩说。Hank一直很想研究一下Scott饭量大和他的能力之间的关系,但总是遭到拒绝。)她建议三人“如果不想卖眼镜卖羽毛卖随身听”就去尝试一种在天朝很流行的叫做泡面的食物,因为它“价格低廉而且能填饱肚子”。



于是两个男生宿舍展开了一次针对“谁应该去买泡面”的辩论,Scott首先指出自己的能力比起另外三人完全不适合这么做,而且教授严禁Scott再靠近他的车库。他的说法得到了Peter的赞同,因为Peter接着表示他一天都没吃饭没有力气进行一次长跑并强迫Scott赞同,随后两人厚着脸请求Kurt帮忙,好心的夜行者并不忍心拒绝,但他不好心的男友表示反对。于是Scott和Peter煽风点火表示:那你倒是去啊!



结果就有了开头一只天使抱着一堆桶在天上飞的场景。那条姜黄色的围巾自然是Kurt的杰作,只不过毛线是Scott以前顺手买回学校的存货里仅剩的一卷。



Warren飞在天上,感受着男友爱的围巾温暖着他寒冷的身心,暗骂几个猪队友的同时感到隐隐的不安:为什么天这么阴?要下雨?



现实中的情况不容他多想:一道闪电直劈向他飞行的目的地——学院草坪上的大号雷达。对于飞行者来说,那确实是个歇脚的好地方。Warren作为堂堂天使长自然不害怕打雷,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怕雷劈,于是他吓得抖三抖,差点抖掉怀里的一堆桶。



“Scott和Peter这俩,也不替我找Ororo帮帮——”



据说有人看到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道蓝色的身影,接着一蓝一白两个不明飞行物一齐消失了。一道闪电紧跟着劈在了附近的一棵树上。



Kurt先给惊魂未定的Warren泡了碗面,然后把Pietro扔到了几千公里开外的某个地方,把Scott挂在了雷达上,找Ororo单方面争论了半小时。

后来校长给Pietro打了一笔钱,让他坐飞机回来。Jean及时阻止了Scott轰掉雷达。李千欢给Ororo做了一小时心理辅导。








迷之彩蛋?

恭喜玩家Jean获得称号:[校园暴力者的噩梦]

恭喜玩家Kurt获得称号:[护妻狂魔][心灵治愈/致郁小队副队长1]

恭喜玩家李千欢获得称号:[心灵治愈/致郁小队副队长2]

恭喜玩家Ororo获得物品:[经验:不能轻易被怂恿][经验:不能招惹Kurt,即 招惹Warren不能被Kurt发现]

恭喜玩家Pietro获得物品:[速跑者一生的耻辱]

恭喜玩家Scott获得物品:[和女神(尴尬的)二人世界]

恭喜玩家Warren获得物品:[对男友突如其来爱意的惊喜][恋爱中人智商的正常下降]以及称号[绝对是受]

又及:

恭喜玩家Scott和Pietro获得物品:[天使长的暴揍]





这个段子主要讲了Warren一段差点被雷劈的经历(不

我的泡面啊!调料包辣么咸!面又吸水!(不

码段子的感觉就是棒。(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