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草艾草Sean的草

爱好杂广,情商失踪,重度兄弟控。cp:HP-GGAD,MCU-贾尼,Xmen-ASSC不逆不拆,但并不介意谈谈其他组hhhhhhh
【流云系名恃神才,福泰未应祸根埋。

浊清莫论随波去,无相无幻应运来。】


吹爆这个小哥哥
吹爆三渣
吹爆太太

XD



胜负师


【二十题供题】在我死后

快开学了,拿来应应景。



适用范围:某段或某些关系中一方死亡之后。



After I Die(20)

1,虹膜的倒影

2,无声的口型

3,流连的余温



4,无忧的幻梦

5,清醒的时刻

6,驻留的屋檐

7,落尘的桌面

8,中断的痕迹

9,迟来的邮寄

10,无用的珍宝



11,吊唁的仪式

12,飘飞的流言

13,树下的影子

14,执着的空位

15,守时的节令



16,蛰伏的往昔

17,平静的心流

18,忽来的记忆

19,未完的承诺

20,久盼的重逢



推荐码字BGM

The Winter Balmorhea

Miss you Edvin Marton

Arwen's Vigil The Piano Guys

(非纯音)一身诗意千寻瀑- 不才





自取随意。有 增,删,调序 请评论,务必以1道题为最小改动单位。勿商用。



以上共有7题有明确的灵感来源,无奖竞猜(bushi)

《自为墓志铭》

长亭



※改编,有私设

※文笔粗拙还请诸君见谅





道人晓星尘,人赠号明月清风,佩剑霜华。

少为云游者,拜别师门,下山入世。交一挚友宋岚,并肩世路,志成一门派,别于世家,不论血缘。极爱仗剑行义,好助人,好慷慨,好逍遥,好快意,兼以煮茶论道,书蠹诗魔。

年少慷慨,皆成梦幻。从心助常,千里捉凶,然凶逸,累挚友,失眼,失门。负友破誓回门,自取双眼以偿,后返世,孑然游各方,回首少年,真如隔世。

常依霜华指引,夜行猎尸,后遇一及笄阿箐,二人同行,料想余生如此而已,不料误救凶者,致弑辜民无数,手刃挚友,溃然自刎。

星尘此生,愧师,愧友,愧民,愧心,愧于天地。深恩负尽,仅此而已。





-----------

“深恩负尽”来自顾贞观先生的《金缕曲(二首)》。

文改编自张岱先生的《自为墓志铭》,有部分保留原文。


这篇文诞生是因为我无意间看到张岱先生所著《自为墓志铭》其中一个段落:

“蜀人张岱,陶庵其号也。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布衣蔬食,常至断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看到这段时几乎是下意识想起了晓星尘。呆坐良久,心中五味杂陈。

年少快意,突遭变革,流离失落,终绝望自刎。

于晓星尘来讲,十七岁至事发的那段时光,确是隔世罢。

【520尬诗】没有标题

如果
我能够以海为名
将夏天
冠以你的姓氏
那么
我们便在诗行中相伴

直到太阳死亡
海水蒸腾
宇宙
咸涩而温热
永不分离


……………
诈尸1s
我感觉我还有无限动力写ASSC,可能因为我还年轻吧(并不
但这并不代表我会写

一篇《病毒抗体》时期的蜜汁采访

终于从我的喜欢的一坨PWP里找到了这篇琼斯的采访!爱他!

He's Caleb Landry Jones:


这是一篇非常有趣的采访,CLJ那时只有22岁,但对一些事情他有非常独到的见解,但同时有些问题他也无法给出准确的回答,导致整篇采访看上去略微有点神经质,当然,这极有可能是因为我英语理解能力的问题,可能因为我看不懂才觉得迷……

我将原文放出,并且摘录了一些值得一看的片段贴在下面(毕竟图片可能有点小阅读吃力)。然后顺带翻译了一点帮助理解,但我觉得以我的翻译水平……不能帮助理解只能误导……

由于某些原因,我已经完全与英语隔离长达两年之久,本来也只有高三水平现在还整个倒退,翻了五个小时字典出来一坨屎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这么拼。

就,能看原文尽量看原文,被误导我不负责!!!!!

百分之八十的错误可能!!!

段落前的序号对应原文的段落顺序。

①第一段就介绍了下这部电影讲了啥。

②Needless to say, the role would be demanding for even a seasoned thespian, never mind an actor whose first credit dates back only as far as a bit part in 2007's No Country for Old Men. Calling on a crackling phone from a "shitty motel in Austin, Texas", Jones is initially cryptic about the inspiration behind his first starring role.

无需赘言,这个角色即使对一个从业多年有过无数表演经验的演员都要求颇高,更不用说一个仅仅只在2007年上映的《老无所依》中出演过一小部分的演员。琼斯在“德州奥斯汀一个破旧的汽车旅馆”里一台充满噪音的电话上接到采访,在如何表演这个他首次担任主演的角色上,一开始琼斯回答得含糊不清。 

③"It's difficult to answer to it," he replies in the same slow, croaky voice that gives Syd the air of a man haunted by something unexplained." I can remember certain things but not really. You're not there, that's the thing sometimes. You're just not there! Something else is. The character's there and that's when you're succeeding in the art form, I think…when you're not there."

“这很难解释,”他用一种低沉沙哑的嗓音慢慢回答道,正是这种声音在电影中赋予了希德一个被不可名状的恐怖事物追逐捕猎的形象。“我能记得某些事情,但记不真切。因为你本人并不在那里,就是这么回事。就只是,你不在那里!然而,你的角色是在那儿,在那个环境里的。这种时候你就表演成功了……当你将你本人抽离出电影的时候。”

④……

⑤"In every scene, I'm either cold or in pain, and always hungry," he reveals. "These physical things can be a crutch when it comes to acting-you can't use them all the time-but I had no idea of how else to do it. And you have to do something amazing![laughs]It can be a rock in your shoe, it can be punching things 'til your knuckles hurt-I did that a lot-it could mean pinching yourself 'til bleed, little things like this."

“在拍摄每一场戏时,我要么感到寒冷,要么感到疼痛,而且我一直很饿,”他透露到。“这些身体上的感受在表演时能给予你真实的凭靠——你不能一直依靠那些——不过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办法。你得去做一些令人吃惊的事!(大笑)也许你鞋子里有块石子很磨脚,也许你可以一直击打东西直到你的指关节感到疼痛——我那样做过很多次——也许那意味着掐你自己直到流血,就是像这样的一些小事情。”

⑥……

⑦"It comes from inside, it comes from the past, I'm not sure," considers Jones. "I think everybody carries around a great deal of pain with them. And acting is thatinstinct. Yet, you don't have to feel it. I believe it was Lon Chaney who said that as long as the audience believes, then you've done your job."

“它可能来自于内里,可能来自于过去,我并不确定,”琼斯细想着。“我认为每一个人在世上都伴随着巨大的伤痛,表演是种本能体现。然而,你没必要去感受它。我相信是朗·钱宁*曾经说过,只要你的观众信服、只要你吸引观众,那么你就已经完成了你的工作。”

*朗·钱宁:是一位默片时代的美国演员。他被认为是早期电影史上最多能、最权威的演员之一。(来自百度百科)

⑧Thoughtful thoughhe is, Jones himself doesn't quite understand what comes over him when he's performing. And anytime he attempts to explain it, well, the conversation just gets spooky.

虽然他很有自己的思考,但是琼斯也不能准确理解是什么在引导他去那样表演。每次当他试图去解释这一切,好吧,我们的对话就会变得有点神经质。

⑨"The whole film frightens me,"he admits. "I was scared to death of every scene. I read [the script] twelve or thirteen times before we started shooting and it's not until the night before sometimes you do a scene and go. 'wow, if you're gonna make it real, you have to do this, Caleb, you can't go around it.…It's in those moments when you're doing it and you're not even aware of it, you're just doing it. And afterward, you don't know what it was but you know that it's done, because something is gone. Something's lost."

“这整部电影都吓到我了,”他承认到。“每一幕都把我吓得半死。在开始拍摄前我把剧本读了十二遍,或许是十三遍,有时候得拍过夜你才能拍完一场戏然后离开。‘哇哦,如果你想让这一切看上去真实,你就必须做这个,卡赖伯,你不能绕过它’……当你正在做一些事的时候,你甚至意识不到你正在那么做。而当你做完后,你才意识到你干了什么,但你知道你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有些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这就是全部,如果有GN想贴出正确的翻译我非常欢迎……毕竟要我把这个贴出来实在太丢脸了。

哎,迷。

以及有问题或者有想看的东西啊什么的,欢迎私信我!不过到微博找我是不一定能及时回复的!因为我微博已经停止使用了,现在在用另一个号ww


另外丢两张全民战争的高糊剧照!这部电影美国没定档英国说是十月?我记不清了,我选择胡说。




Havshee段子】Exchange Lovers 11-17完结(交换恋人

【couple:Alex/Sean,Hank/Raven。斜线仍然没啥意义。

【梗概也是预警:两口别扭的AS糖和一个粗暴的结尾×

【预警2:部分设定来源于CLJ主演的一部电影:病毒抗体





eleven

Alex小心翼翼地推开自己房间的门。

灯没开,只能靠着走廊里的光分辨出一些轮廓。Sean趴在自己的床上,背对着门口,默不作声像是睡着了。

Alex钻进门缝,蹑手蹑脚地脱掉长跑训练后汗湿的衬衫,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柜上靠近对方床榻的一侧,再把那儿的半杯橙汁拿走。

尽管他的动作很轻,床上对声音敏感的那人还是动了动,随后迷迷糊糊地翻过身,像特大号蚕一样蠕动几下。

“累死了。”似乎在说梦话。“跑了一天。”

Alex专注地分辨Sean模糊的声音,后者突然睁大眼睛看他:“你能分清我是谁吗?”狡黠地笑了,然后又突然歪过头沉沉地睡去。

我当然能。Alex揉揉男友的卷发。

总归是有些什么不一样的。那些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却发现的。





twelve

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似乎要穿透耳膜,随着隐隐的头痛,视野开始变得模糊……

Alex坐起来,脑中的嗡嗡声逐渐减弱,变成了吸管吸橙汁的声音。

“早上好,”Sean坐在自己床上,端着已经见底的果汁,头发还是乱蓬蓬的,“做噩梦了?”

Alex摇头,“早上好。”他向门口望去,意料之中地看见了Hank的半张脸。后者可怜兮兮地扒着门框。



“不是叫你跟着Raven吗?”有气无力。

“跟丢了。”理直气壮。

“那你就来找我?”

“你跟他睡一间屋,应该比我盯得紧吧?”

“……启动方案B。”





thirteen

走廊。

“Seeeeean——!”一句充满爱意的深情呼唤。

“靠,我能听见!”两声充满暴力的冷漠回应。

“失败。”Hank的评价。

为什么Sean对我如此冷淡?Alex的心声。



训练场。

“Sean带着Raven上雷达了!”

“Sean带着Raven试飞了!”

“靠,Sean带着Raven进更衣室了!”

“……Hank你冷静一点。”



卫生间。

“俩人都进去了……Raven还有什么没干过?”



休息室。

“Sean不爱吃草莓味。”正确的分析。

“为了掩饰,Raven一定会逼着他吃。”似乎很有道理的反驳。

Alex惊呆了。





fourteen

“Charles……”

“不行,Hank。”

“教授……”

“别这么叫我,Alex。”

“你们俩自己去想想哪儿得罪人家了,都扒在我办公室门口干什么!”

“我们想过……”

“……但没想到。”

校长室窗户突然打开,门口扒着的两人被无形的力量丢出了窗外,倒挂在一棵树上。

“方案C也失败了。”习惯脑充血的Hank说。

“是啊——哇啊——”Alex说到一半,就被一条黑黄相间的身影带走了。

Hank也惊呆了。





fifteen

“解释一下。”Raven左手橙汁,右手三明治,两肘之间放着一盒甜甜圈。

“你不觉得他俩待在一起的画面很怪异?没有感觉不对劲?”Sean面前空空如也——他的早餐被Raven吃着。

“没感觉,”Raven两口消灭了三明治,“你们同性恋真复杂。我得采取点特殊措施。”





sixteen

“Sean,你要来点冰镇橙汁吗?”

“不要。”

“Sean,Charles找你。”

“接着编。”

“……Sean,你想去海洋馆吗?”

“不去!”

“我又不会吃了你!你能不能让我进去?”

Alex被关在了自己宿舍外边。



“我知道你不会。”Sean闷闷的声音也充满无奈。“但是Raven就在楼上,你喊得那么大声,她肯定全听见了。一旦被她知道我背叛了革命,我就完了。”

“你先让我进去啊!我们可以一起对付她。”

“她和Hank。”Sean纠正。“他们有无数种方法折磨我们,但是咱俩只能炸学院,还要欠Charles可怕的人情来搞维修。”

“……这样吧,你悄悄地开门,让我进去。”





seventeen

Raven面带灿烂的假笑,坐在他的床上,悠闲地晃荡着双腿,目光却一动不动地锁定在他身上。

Sean紧张地扮了个没人能看见的鬼脸,对门外回应道:“橙汁放下,你可以走了。”

“呃,那好吧,你别喝太多。”

Raven拦住蠢蠢欲动的Sean,仔细听了听门外的动静,等到Sean抱怨冰块化掉才放行。

“等等。”Sean刚站起身就被Raven拽回去了。鳞片翻动,她变成Sean的样子,打开门往走廊里张望了一圈。真正的Sean从她身边挤出来,扑向地板上那杯杯壁上结着细小水珠的冰镇橙汁。

正当Sean吸进一大口橙汁、露出幸福而满足的表情时,一道疾速的身影突然从楼梯口蹿出来,直奔Sean,抱住他就亲上去了。

周围的空气凝固了,在场除了Alex之外的所有人都失去了行动和语言的能力。



“味道不错。”Alex松开Sean后轻声道。Sean的脸更红了。

“Holly shit。”Raven听见了那句耳语,以恶狠狠的语气为本文画上一个不完美的句号。

【END】

bibi:Sean爱喝橙汁的设定纯属我个人恶趣味,来源是《病毒抗体》中的希德小哥,他家冰箱里只有三明治和橙汁。
如果有人看到我上一条博的话,很抱歉我失约了,不解释多余的话。明天或后天尽量更新,交换篇完结,不止5个段子。我终于摸了个像样的大纲出来。

嘿嘿嘿你万万想不到这是一句废话

中考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弧弧弧弧弧,目测7月前无更。7月1,我对我的水果刀起誓更Havshee那篇,更完删这条lo。
lof这儿的两篇保证不弃因为我有大纲哈哈哈哈哈哈×
仍然期待各位大人的建议_(:зゝ∠)_小的不胜感激

【X-men无cp短篇-万家相关】Return(又名:听万磁王讲那过去的事情

↑其实有完全不明显的couple:EC,夜天使/天使夜。
↑Nina小天使主角。万家全是小天使(除了万万是老天使×
↑ooc是我的,小天使们是校长的。

Return————

楔子

有一天早晨,Peter对Kurt开了一个玩笑。
这个玩笑本身,除了有些吓人外,并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在于Kurt还没睡醒。
于是Kurt飞快地把Peter扔在一个他自己都忘了是哪儿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回来了。然后他醒了过来。
“怎么了?”他茫然地对另两个比他更茫然的男孩说。
Scott和Warren一齐摇头。
“你还记得你刚才去了哪儿吗?”
Kurt也摇头。

校长先生有个不乱脑人的好习惯。所以直到三个头发乱得像Hank的实验室一样的男孩急匆匆地推开他办公室的们,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后来三个人面面相觑,讲话的逻辑乱得像Erik的废铁艺术品,校长先生才无奈地脑了他们。
脑到Kurt睡醒前的记忆时,校长只感觉眼前一花,啥也没看见。
“……”
温和地劝走三个孩子,并向Kurt保证他会找回Peter后,校长揉了揉眼睛。
“Erik,出来吧,你儿子丢了。”
“?!”从暑假作业后面钻出来的万磁王先生也茫然了。

联系上Peter的时候,校长看到一片蓝汪汪的海。
“我在太平洋里的某个岛上。“Peter苦闷地无声说道。
校长看了一眼旁边一边把银行卡往世界地图上挂一边碎碎念的万磁王先生。
“……Erik,你儿子在太平洋上。”
噼里啪啦,银行卡连同万磁王先生的慈父心碎片撒了一地。

“夏威夷!Charles!”万磁王先生脑袋上飘着一圈银行卡,对校长先生露出灿烂的笑容。
校长先生的茶洒了。

自打Peter收到汇款,校长就脑不到他了。

正文

夕阳下,QuickSilver拖着沉重的身躯一步步向学院走来。一整天慢节奏的交通工具让他十分疲惫。
万磁王先生在窗户上贴了一天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谢天谢地,微笑。校长及时制止他打破玻璃把儿子吸进来。
“让他好好休息吧。“校长把万磁王从窗户上抠下来。
“他让我想起Nina。”Erik突然说。
“……如果你愿意……?”Charles试探着问。
Erik点点头。正襟危坐,开始讲故事:
“那时她只有4岁……”

小女孩迈着短短的腿在丛林里奔跑,棉鞋踩在落叶上,使后者发出噼啪的碎裂声。她脖子上显得过于厚重的围巾随着她的步伐而上下飞舞。她很喜欢这条围巾,但也略有点嫌弃它。爸爸也许就是个织围巾织得很糟糕的职业。

女孩家住的山林为她指示着时节的变化,山林中的生灵则额外给她指引。初秋时松鼠开始收集过冬的食物,她可以跟随它们,找到最饱满的松塔里的松仁,然后带回家给妈妈做出各种美味的食物——这点比爸爸好得多,他只会用松仁煮粥,在餐桌上一边努力不皱起眉头,一边信誓旦旦地说他煮粥很好喝云云。

女孩卖力地奔跑,以便能跟上她那些擅长在树枝间跳跃的朋友。松鼠们从不排斥女孩的加入。尽管她与它们在食物问题上处于竞争关系,它们仍对她十分友好。有时女孩也会用自己的帽子帮助它们运输坚果。这种合作关系往往带给双方极大的便利,除了某些时候——

女孩突然觉得脚下一空,只来得及“哇”了一声,就连同足以掩盖一道沟壑的落叶一起顺着陡坡向山下滑去。

她的松鼠同伴停下脚步,探头探脑往下张望了一阵后,悄悄地溜走了。


她的呼吸道里充满了落叶和泥土的潮湿气息。身体被叶片包裹,仿佛落入一个柔软的漩涡,像爸爸从城里的商场里买回的崭新棉布,又或者妈妈熬制的加了大块巧克力的奶油。
待这漩涡平息,女孩发现自己处于森林中一片陌生的溪谷中。一边的陡坡上还有落叶流水般哗哗滑下,另一边的峭壁上嵌有粗壮的古树,纵横交错的枯木枝干遮蔽在头顶上,营造出黄昏的错觉。

女孩看了看近乎垂直的峭壁,咬咬牙向另一边的陡坡奋力冲去。她成功地蹿上去两三米。
片刻之后,一个小小的身影不甘地趴在落叶层里缓缓下滑。

往日安静的山谷中回荡着这样的声音:
“哇啊啊啊——”
摔倒在软绵绵的落叶上一点都不疼,但她气不过啊——明明再有两三米就能爬上去了!
这时候如果有爸爸在就好了。
爸爸是最高的人,每天回家时额头都差点撞上门框。爸爸总爱骗她骑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向门框冲去,吓得她把头深深地埋在他颈侧,闭紧双眼扯开喉咙,等听到爸爸的笑声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是完完整整的;摸摸额头,也没有想象中磕碰出的大包。

女孩终于开始想念她的爸爸,还有妈妈,还有她的家和她家的房子。
她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哭声惊起树上停歇的鸟雀,它们纷纷展翅,在枝桠间翔集,羽翼带起清风,一点点吹干了女孩脸上的泪水。

女孩抽噎着环顾四周,沿山势向上,是丛生的灌木;向下,是广袤的平原。细细的溪水顺势向下流淌,欢快的低吟仿佛在引导着她。但她的家在山腰上,她要沿原路返回,绝不能迷路。
她低下头,小心地把卷进围巾里的叶片和松针拣出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用围巾擦了擦鼻涕。

从第一抹暗色染上东边天空起,妈妈就正式开始担心她的女儿了——非正式的担心是从午睡后女儿踏出家门消失在她视野中的时候开始的——天色晚了,孩子应该回家了。这是再正当不过的理由。
但是女孩没有回来,庭院里没有她清脆的笑声,壁炉上没有一条几乎被拆成毛线团的围巾,餐桌上也没有一小堆松子、树枝和枯萎的野花。

“……我回家后,就看见她踩着凳子在取柜顶上的猎枪。我问她要干什么,Nina在哪儿?

“……然后她拿着猎枪,跟我一起出门了。我们钻进树林里找,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吧,她突然喊我,指着远处。

“一片绿色的荧光。Charles。那是一大片萤火虫沿着溪流聚集,照亮了水面。在那之前我从未见过那么多萤火虫——天知道它们从哪儿来的,那时明明已经是初秋了。

“我们沿着溪流向下走,过了几分钟就碰上了正在往上走的Nina……”

他露出一个别扭的微笑。

“Nina除了有些害怕,什么事儿都没有。但我还是请了假在家陪她。我去了溪边。那儿的草丛里全都是死去的萤火虫,冻死的。”

“那时我就应该意识到的……”Erik看了看Charles,“算了,不谈这个。”

“孩子们总会回家的,Erik。”Charles微笑着说。
你也是。

【END】


假的彩蛋:
“回去睡觉。”
扒在门口的三个男孩听到了校长先生冷漠的声音。
夜行者立马抓着天使长就瞬移了。镭射眼只觉身下一空,Duang地一声掉在了地板上。
#千万别吓着夜行者#

【千万别考究!我忘了Nina妈妈叫啥,也不知道松鼠的生活习性奶油里能不能混巧克力万万王他家住在哪儿,但我负责任地讲萤火虫在夏季活跃所以求不考究,我就想看Nina小天使耍能力帅一把……_(:зゝ∠)_
【感谢阅读,鞠躬】

Havshee段子】Exchange Lovers 6-10(交换恋人

【couple:Alex/Sean,Hank/Raven。斜线没啥意义。

【梗概:Raven和Sean的搞事大业得到官方支持×

【预警:愈演愈烈的流水账文风是我的,可爱帅气的Sean是漫威的(虽然我真的希望他是我的×



six



Sean Cassidy摇摇晃晃地趴在挡雨的窗檐上,看着他的傻男友向一边跑去。他可以趁这个时间从窗户钻回走廊里,但是走廊里有——

Hank!

完了。Sean可以预见到自己趴在屋檐上不肯走,而Alex站在梯子上,像消防队员拯救被困树上的家猫一样把自己扛下去的画面。Hank就像邻居太太一样一边傻笑一边奔走相告……不不,Alex和消防队员简直是宿敌,这个比喻糟糕极了。



就在Sean听到Hank的喘息声来到窗边时,他感觉到天使的翅膀拍打在他背上——是蓝色的Raven倒挂在正上方的窗口上,友好地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Sean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他从未觉得她的蓝色如此美丽过。在Raven的大力帮助下,Sean利用腰部挂在了二楼的窗口上。Raven抓着他的胳膊用力往屋子里面拉,Sean的小短腿在窗外拼命地蹬,终于在Alex察觉前把Sean扯了进来——姿势不太优美罢了。

Sean呈跳水状摔在地板上,由于惯性滚了两圈后躺平开来,只觉眼冒金星。

Raven发出一声轻叹。

“你真沉。”

【TBC】





seven

Sean感觉到自己脸上被糊了一块东西,说不上名字的香味随之扑面而来。他听见Raven说:“拿去擦汗,不用还了。”

“我宁可用袖口擦。”Sean嫌弃地拎起那块淡蓝色的小方巾,从地上爬起来。

“不不,我们得让Hank分不出来。你应该带点香味。”Raven说着,变成了对方的样子。

Sean挑眉,默念自己又帅了。

“但是Hank对你的装扮技巧非常赞许,也许我应该更像我自己?”

“来不及了,他们上来了。”

方巾被糊回Sean脸上,他听见Raven用他的音色说道。

“他们?还有Alex?”

“是啊,怎么了?”Raven收回头来。

“完了。Alex能认出我。”Sean惊恐地说道。“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而你没有。”

Raven耸耸肩:“那有什么关系。况且就算我装作刚刚剧烈运动完,Hank也能识破。”

“我是说,Alex已经认出我了!”

“啥?”

【TBC】



eight

“有点出息行不?”Raven徒手攀附在二楼窗口边作装饰的石刻上,压低声音对下方扒在窗檐上的Sean说。

“我怕!下面连棵灌木都没有!”Sean颤抖的声音传来。

“三米而已。为了我们坚不可摧的联盟,作出点贡献吧。”Raven趁对方不注意,伸腿给了他一脚。

“哇靠!”

出乎意料,Sean在滚下去的瞬间抓住了窗檐。他连同窗檐,在空中危险地摇晃着。

“放手吧Sean Cassidy!你现在离地只有一米了。被Hank他们追上就完了!”

Sean看上去犹豫了一会儿,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一建议。终于,他重拾了教训男友的信心与动力,紧闭双眼,放开了手。

那一刻时间仿佛被拉长,他感到自己在引力作用下以无限慢的速度下落、下落,几乎静止在了空中……直到他抬头向上看,看到Raven目瞪口呆的表情,他才发现自己真的静止了。

【TBC】

nine

“这儿根本就没人。”Alex终于忍不住抱怨道。自己前脚刚被装难搞的小男友蹬了,后脚就被不靠谱的猪队友拎着跑上跑下,现在傻站在某扇门前看着猪队友表情丰富地敲门,实在是郁结于心难以言喻。



“你懂啥,这是Raven房间。”Hank扭过头来努力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然而自带煞气的Alex只是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去你的,Alex。让开,我要采用暴力手段了。”

“需要帮忙吗?”

“你走。”



Hank摘下眼镜放进上衣口袋,双脚与肩同宽站直,做了两个深呼吸,然后在Alex看智障的眼神中大喝一声,左脚前跨一步,右脚蓄力踢出。只听哐当一声,门上带了个大脚印,缓缓开启了。

Hank戴好眼镜,露出一个胜利者自信的微笑,然而马上,他笑不出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

二人被脑内的怒吼震得抱头蹲下,还没来得及哀嚎就通过Raven卧室的窗户看见外面飞过两只不明物体,于是连滚带爬凑到窗前。

只见Sean以一种平行于地面的侧飞姿势,背对着他们渐行渐远;Raven则一手吊着Sean肩膀一手捂着他的嘴,蹬着腿随着Sean渐行渐远。



“啊,”Hank念起一首自创的诗,“即使在这种时候,Raven都能记得捂住Sean的嘴。”

【TBC】

ten

“我们的原计划是这样的:兵分两路,混淆视听,然后在餐厅汇合。”Raven无畏地盯着她的哥哥——她的眼神是那样的专注,以至于坐在她哥哥身边的Erik连一点余光都没感觉到——然后把薯片从Sean手中抢走。

“呃,大概就像她说的那样。”失去了薯片的Sean就像失去了跟踪目标的雷达,茫然地将目光投向四周、轻盈地略过Erik、对读心者无辜地眨眨眼睛,最终落回自己放在膝上揉衣角的手上。

“我们只是想让他们吃点应得的苦头。”

“没错。”

“各种意义上来讲这只是一场和善的沟通。”

“正是如此。”

“不管怎么说我们……”

“你们干定了。”Charles十指交叉搁在桌面上,严肃的目光扫过对面他的妹妹和他的学生。

“那你……”

“说真的,”Charles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我有什么理由阻止你们呢?”

Erik忽然感到一阵寒意,他看了看刚才为了进行远距离运输而打开的校长室窗户,挥挥手把它关上了。

【TBC】



看到这里的小天使辛苦你们了,感谢!

我开始思考人生和码字的意义何在。我似乎废话了5个段子都没写梗。我可能需要另一个疗程,有推荐吗?